啊哟喂呀呵

记录日常的lof,求取关

       过马路,听到后面有声音,回头一看,一辆白色小轿的屁股板卡到石墩,车主意识到不对往前开,我看过去的时候板盖正从右至左斜上裂开了个大口子,一边都翘了起来。
       车屁股卡吧卡吧地叫,司机仍无所畏惧地开,悲鸣持续着,我不忍再看,只好回头,看看能不能过马路了。
       声音达到顶点时骤然停止,我又转首头,车屁股果不其然全部撕裂,宛若痔疮患者割掉了屁股。
       车主下车查看,看着车主散发着怒气与尴尬的身影,我突然意识到:
       小姐姐真好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