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哟喂呀呵

记录日常的lof,求取关

爱情

我爱你,你美妙的歌喉天籁一般,犹如女神在我脸颊亲吻,素手掀起滔天巨浪。
我爱你,我迷恋你,我多想就这样溺毙在那最幽深的海中,我可以将你捧到最高的顶峰采摘星星,我可以潜到海底为你取得最美丽的珍珠,我可以,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我可以为你死去。只要一句话。
可是你就像高傲的女王,将我的热情踩在脚底,音乐占据了你所有视线。一次又一次,你将我无情地拍打回岸上,像在驱赶一只愚蠢的鱼。然后你回到舞台,为那些不想干的人歌唱。
即使如此,我依然爱你。
只好后退。

她爱我,名声或金钱,权势或地位,总之她爱我。
她爱我,为了得到我她付出了太多,她必须爱我。
她爱我,不再为名声或金钱,权势或地位,她爱上了她自己。

哦,我知道了。
变本加厉地流露我的狂热,无时无刻不彰显你对我的意义。
我还爱你吗?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嫉妒是最好的毒药。
这样,恶毒的心脏拧出黑色的汁水,荡起涟涟水波,瓷白的碎片,四溅的清水,茎干在喉管上扭曲盘旋,尖刺深埋其中,有鲜血源源不断地从指缝溢出,女人的狂笑,狰狞的面容,顶端,怒放的恶之花展现曼妙身姿。花朵汲取营养,一直到生命尽头,绝不凋零。警铃大作,仪器嗡鸣,黑色与白色的制服相互交错,你这睁开眼,想做了一场梦。

恐慌,愤怒,惊惧,悲伤。
最脆弱的时刻,最合适的切入点。
只要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无微不至的关照,适当流露的痴情。
围巾捂暖了雪人,掌心融化了冰块。
多容易,爱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