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哟喂呀呵

记录日常的lof,如果不小心点了右下,请再点一下

改图

只有一句话:黑衣服的老哥都很搞笑。

草稿流,意识流。无对话。

就是帕洛斯想吓佩利。

我流帕洛斯就是蝴蝶,鲜艳又漂亮。

最后第十页想画个帕洛斯抱佩利,水平不够画不了了,脑补万岁。

       哇这就很尬了,其实只在很久以前坐过地铁,昨天写地铁车时就全凭印象写完就发了,结果今天坐了一趟真地铁才发现原来外边隧道墙上也是有灯的而不是一片漆黑,而且地铁里的灯是在两侧而不是车顶,地板的材质原来不是xx而是xx这这这......
       …………
       …………………
       算了,无所谓了。(佩利式与白灯深情对望)

【佩帕】温柔

*现代自设。
*是一个故事结束的甜饼(算吧),有部分正篇(没写)相关,应该不影响观看。
*感谢阅读。

1.
      嵌在车厢顶部的白炽灯光从铁板泛射进帕洛斯的眼里,有些刺。低头,那光又从地板反射上来,帕洛斯干脆将头埋进松垮的围巾里闭上了眼。他的手在冰凉的钢铁座椅上摸索着,直到碰到一个温热的物体 。
      佩利因突来的凉意愣了一下,看看凑到自己手心里的手,又看向身旁的帕洛斯。
      察觉到佩利的疑惑,帕洛斯也不想回答,只是蹭蹭靠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窝着。
      佩利刚有动作开口要问,就被帕洛斯握着捏了下手,然后就是隔着围巾略显模糊的,他的声音:“握着吧,我想握着。”
      那声音轻轻软软的,像一片羽毛落到了佩利心上。
帕洛斯要睡着了。意识到这一点,佩利立马端正坐好,一点动作也不敢有就怕吵到帕洛斯 。
      感受到手里绷紧的肌肉,听着那一瞬的衣物摩擦声,帕洛斯立马就笑了,他不用睁眼都能想到佩利此刻正襟危坐干瞪眼的模样。
      但没笑出声,帕洛斯只在嘴角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还全被围巾给挡住了,佩利斜着眼睛偷偷看过来也只能看到帕洛斯蓬松刘海下秀气的眉眼,眼睫随呼吸平稳地上下移动,仿佛真的睡着了。佩利还想转头用正眼看个仔细。
      然后佩利就又被帕洛斯捏了。佩利连忙把眼珠子移开,冷不防就被头顶白光给亮瞎了眼。啧,他怎么就忘了帕洛斯对别人的视线很敏感,自己这么盯着,帕洛斯能睡着吗?
      佩利心里有些不爽,到底还是没了动作,就和那白光死盯,看谁先亮瞎谁。
      没了那带着热度的视线,帕洛斯又是微微一笑,随后细细感受手中的触感。
      那手比他的大了一圈,只是接触就能感受到粗厚的茧与深浅不一的纹路,粗糙的不像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手――虽然他的身高也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身高。
      帕洛斯微微摩挲,有种在抚摸砂石的感觉。只是这砂石是暖的,磨去了自己尖锐的边缘还裹了一层隔开,就像怕割伤了那玩弄着的手。
      佩利小时候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做这做那的手糙也正常,虽说后来给老大捡回去了好过了很多,但是……帕洛斯是不会承认这其中也有他指使佩利做东做西的缘故的。
      嘴角又上扬,帕洛斯发现自己笑的次数多了。
      只是睡意像墨滴入水中,正一点点吞噬帕洛斯的意识,原本吵着他的地铁高速移动的风声也逐渐变得模糊。手里的温暖从指尖沿着手臂扩散到全身,一层又一层,如蚕丝作茧将他包裹,在那最后的开口即将被封上时,他似乎微睁开了一条缝,四角是黑暗,内里全是纯粹而耀眼的白光。继而开口闭合,只剩下黑暗伴随左右。
      帕洛斯该挣动的,他怕黑,因为那会让他觉得只有自己一人。可是黑暗中紧紧包裹住他的温暖告诉他:他并不孤单。
      帕洛斯就这么安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2.
      佩利现在只想把顶灯打爆。
      虽然他可以看向别处,可是现实情况明显不允许:首先,他右边是帕洛斯,看了人就睡不着,不能看;其次,左边前边下边明显也没啥好看的,那他就会忍不往右边看,又不能看;最后,虽然那破灯着实要亮瞎他的眼,但亮白的光晕充斥了大半个视野还外加让人不适的生理刺激,成功地牵制住佩利想往一边瞟的欲望。综上,佩利只能选择与顶灯深情对望。
      然后佩利就想把顶灯打爆了。
      帕洛斯摸他手的时候他都差点没忍住,这么亮的光硬是没能照白他的黑脸,他憋了口气一脸凶神恶煞像要生生将顶灯瞪爆,也没注意到对面的路人都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得挪到了一边。
      又等了很久(可能并没有很久但佩利就是觉得久),等到帕洛斯冰凉的手染上了他的热度,他才敢有动作,不过也只是转了眼珠。
      帕洛斯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还是只能看到他的眉眼。佩利又看了一小会儿(可能并没有一小会儿但佩利就是觉得只有一小会儿),才稍稍往帕洛斯那边凑了一点,结果他握着的手连着手臂移动打破了平衡,帕洛斯身子一歪就要朝他这边倒去,佩利连忙靠过去抵住让帕洛斯落在自己右臂上。
       佩利不敢再有其他动作了,只慌张地侧头去看,帕洛斯的眉头微皱,佩利心都吊起来了。
       然而帕洛斯在他肩膀上蹭了两下,似乎感受到某种安心的气息,就舒展了眉头不再动作。
       佩利又看了一会儿,见帕洛斯的确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才在心里狠狠松了口气。
       看来是睡熟了。

       这么一挨上,佩利才发觉帕洛斯除了与自己交握的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意,隔着衣服都感受得到。佩利当然知道这不只是冬夜的寒气沾在了衣服上,他知道帕洛斯体寒,夏天都不怎么出汗,冬天更是手脚冰凉得跟在冰箱里住过一晚似的,穿多厚都这样,更何况他还不戴手套,问为什么就说显得肿不好看。
       佩利小心翼翼地单手取下自己的围巾举到半空展开变成一张薄毯,又笨拙地将其铺到帕洛斯腿上,一点一点往上挪,最后要盖住帕洛斯右边肩膀时因为力度不对还滑下来好几次,佩利都想把他那只笨手给剁下来。
       虽然给他盖了围巾,但佩利还是觉得不够,脱衣服动作又太大,想了半天,还是把自己跟帕洛斯贴得更密了一些。反正他不怕冷,大冬天了身体也暖的像暖炉,而且帕洛斯也说过了,他这么暖就要有自知之明,得主动帮他取暖。
       想到这佩利也笑了,神情里带着不自知的温柔,与之前恶鬼相的他判若两人。于是在不经意地一个抬眼后,佩利就看到坐对面角落的路人脸上看他俩跟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佩利立马拉下脸,龇牙狠瞪过去,吓得可怜的路人连逃两节车厢。
       佩利瞪着路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暗哼一声:
       看什么看,不知道帕洛斯不经看吗?!啊?!

3.
       夜里这个时间坐地铁的人本就少,逃了个路人,这节车厢里就剩佩利和帕洛斯了。
       地铁在风中穿梭的嘈杂依旧,车厢里的小电视依旧爱岗敬业地打着广告,广播的女声也仍在字正腔圆的报站。透明的扶手、银灰的栏杆、宣传栏里用色夸张的海报,刺目白光反射到的车厢里的每一处,都留下了亮白色的点与线。
       这是佩利所处世界的声音和颜色。
       但他既听不到也看不到。
       因为他现在的世界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两个人。
       所以他只能感受到自己呼吸时起伏的胸膛,帕洛斯靠在他手臂上的重量,和两人双手交叠的触感。
       嗯,怎么形容呢?那是一只……呃,有点小的手,没错,至少比自己的小。
       佩利没握过别人的手,就算握了估计也不会想着要感受,脑子里没那个概念,他就是觉得帕洛斯的手小,自己一只手能包住他两只。
       更何况现在只有一只手,佩利甚至觉得自己能完全裹住不留空隙。
       想法一走过,一点小心思也就慢慢爬上来了。佩利又去看帕洛斯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去看手心里的那只手。
       在佩利肤色衬托及白光晕染下,帕洛斯的手显得格外白皙柔和,放在佩利的手上,像纯白的鸟类的在裸色的礁岩上栖息。
       要不是从小和帕洛斯一块长大,他怕要以为这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帕洛斯小时候遇见的屁事多,不过好在不必像他一样硬抗那些不合年龄的体力活,佩利天生长的高、力气大到没什么,要帕洛斯这小身板估计没几下就折了。也好在后来他们被老大捡回去,日子好过了很多,再有什么累活帕洛斯也能叫佩利去做,这多好。
       还好帕洛斯有自己。佩利庆幸地想。

4.
       “呼――呼――”
       列车仍在前进,仿佛永远不会停止。
       时间在流逝吗?时间在流逝吧?
       这样一段路程似乎格外漫长,不过无所谓了。时间静止也好快要逃光也罢,无所谓了。
       佩利背靠着座椅,又仰头直视白光。这回他是主动去看的,心情比较放松,也就没再想要打爆它。那光虽然刺眼依旧,却变得柔软。
       佩利先是动了动手指,身旁人没反应。他没起身,只微微侧头,看到的是帕洛斯以发旋为基点生长延展的头发,浓密细软,在白光下泛着明亮的色泽。
       佩利就这么看着又动了动手指,帕洛斯还是没反应。
       佩利放了心,于是将手慢慢地,慢慢地往后抽出一点,然后向上挤开,将帕洛斯手指间的空间换成自己的手指,再慢慢收紧,十指交扣,直至两手之间再无任何空隙。
       帕洛斯的指缝间还有些凉,他的热量没有完全传达过去。
       但是没关系。佩利稍用力握紧了手中的手。
       他会让他暖起来的。

       列车飞驰,窗外是地下隧道里仿佛永无止境的黑,追逐着要将其吞噬。
       但车厢中的光亮却也似永不熄灭。它怀抱着内心相互取暖的两人,温柔且坚定地,驶向远方。

关于为什么帕洛斯和佩利,总要一个站着一个蹲着的一点思考。(严肃)

忍不住想发。
又是一个脑洞,但是肯定要好久,先发出来爽一下。

草稿流。

在这个世界上,比花吐症更神奇的,是逆向花吐症。

雷狮:我和你们之间的情谊,塑料?太厚了!

帕洛斯:花吐症?什么鬼啦!

佩利:我对你的爱有这――么汹涌吗?

记录一下,怕自己忘了。

写一篇佩帕,底层摸爬打滚佩×小学生帕。帕比佩大一岁,小学五六年级吧。
今年之内写完。
我自己加油(ง •̀_•́)ง!

p3是照片,画风超突变。

质量好低啊。

不会画画真的叫人难受,就瞎几把看吧。

卡卡真好,面瘫还遮脸,是神仙。

感谢 小天使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