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哟喂呀呵

记录日常的lof,求取关

连跪两夜,连坑两位大哥,菜的有理有据,就连做梦都梦到打昨晚的凯,从野区打到家门口,我不死,就是点不动,眼看残血了几个技能下来又回来半管,二技能也不敢用,装备也不敢分心买,不是做梦吗,为什么还是打不死?好真实的梦啊😂

诶嘿,诶嘿嘿,是红烧鱼了,快乐(痴呆状)


看了一下徽商女人

侬出门去吧,我在家里等你。

高中的脑洞,很宏大,阅读量和知识量都撑不起来,当时兴致勃勃画了很简单的人设还写了点力所能及的小片段,可恶的wps一个更新通通没了😭,懒得重写只好都记在脑子里了,写了也没有当初的味道了,还是朦胧美吧,但是至今都觉得我的女孩子们很好看😊,嘿嘿。

感觉有吸引女孩子的潜质,不多,高中一个大学一个,大概是被我的幽默(?)随和(是的)有趣(?)上进(???)(唉总有一条适合她们)给招了,虽然个个认识的时候都有男朋友当然这不是重点,我失去了自己走的机会虽然没有烦躁但还是自己走更快乐一点,但是两个都长得好两个都比我矮一点贴近了低头看她们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啊。走得太近了有点困扰,还是再说吧,小小的(至少比我矮)的女孩子真好。

我是流氓😥

舍长裤子没兜,借我的放纸巾。

舍长:“谢谢你啊。”

我:“没事,我的裤子永远为你敞开。”

舍长:“……”

我:“呃,我是说,我的裤兜……”


我为裤子先生系领带

我有一条男款裤子屁股特别肥,当然我的屁股不是很肥,当初买大主要是因为腿粗不想显形,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男生会有这么大的屁股。而且这裤子腰上没松紧,只有一根贼长的无弹力绳,不绑紧了再卷个几圈直接就给你往下掉,买回来后好一段时间我才琢磨出既不显屁股大又不用每回脱裤子都要先解开死紧裤绳的正确穿法。

晾裤子也是个问题。由于此裤过于肥大,我小小的衣架根本撑不住,只好每次都把裤绳搭在衣架颈打一个松松垮垮的结把裤子拉住好与牛顿相抗衡。今天我又穿了这条裤子,洗完后我把衣架举高,看着他的大屁股,微微抬头给裤绳系了一圈。我突然觉得自己表情带着生活气息的惬意与认真。

――我像一位主妇,为我的裤子先生系领带。

我好菜啊。
但我还是要吃柠凯。

我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出现了,为什么不能先漱漱口呢?😥呕吐物并不好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