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哟喂呀呵

记录日常的lof,求取关

从今天开始,我也是能玩姜饼人的人了!

他妈的,不就是捞团子吗,疲劳?老子有一晚上的精力跟你慢慢耗👩

今天拉练,一直想着自己帅气的扯领子(其实累成狗)
唉超烦,本来又想了一个新脑洞都写了一半了还说今天写完,结果突然又想画画,难受,在画画和写东西来回摇摆,名正言顺半途而废,真是。
这回画的跟想的还算贴切,上色真的难,搞个灰白的也不会打光影,多练习吧。
不过这个迷彩我是真的不会画,几个圈弄下来跟补丁似的,直从大学生转职叫花子。

太过分了,原本交了99块押金想着我又不常骑以后基本靠腿就要退押金,结果要退你又跟我说下次再骑就要交199,思想斗争啊,万一还骑呢。一咬牙还是退了,结果你还挽留我问真的确定了吗,靠,什么玩意,那么决绝的气势都被你打破了,不退了不退了!

我天,自己的评论被大大在群里晒出来了,有点兴奋👩👩👩

啧啧,想想还真是幸运,每回看那些前期好评后期狂吐的剧(沙海,正解的kado之类的)总能正好看完前面好的,最多看到一般的,之后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中断,最后回来一看评论后面全崩了,安利者纷纷自打巴掌,悔不当初,我却捡回一条小命。

他妈的,难道我这辈子都锻不出萤丸吗

一个脑洞的一部分

看明星大侦探王鸥当足球宝贝那一集和一个棒球题材的韩漫起的灵感。
受疯狂迷恋某项运动或竞技,各种相关信息了如指掌,但由于自己身体原因或天赋所限,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这方面有发光发亮的一天。所以那个人出现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强壮,高猛,帅气,在这项运动方面展现出极高的天赋和能力,几乎瞬间成为场上的王牌,也成了周围人争相献殷勤的中心人物他的身边围了层层圈圈的人,不差他一个。受一直都在支持天才,在他人气爆棚的时候是,在他陷入低谷的时候也是,他相信天才的实力,即使再没有其他人认为他能重新飞回天上做凤凰,他也不离不弃地跟在他身边,用尽自己的一切支持他鼓励他,金钱,住所,肉体,都可以,只要天才能重新振作,重新登上那座高峰,在那个世界的冠军台上闪闪发光。这是他唯一能接触到的星星,他自己不能做到,他要把他捧到天上最高的地方,连月亮都比不上。
受对天才百依百顺,事事以他为先,满心满眼都是他。天才被受感动,他渐渐重视起受,把他放在心尖,他觉得受很爱他,他觉得自己也爱上受了,他并不是很热爱这项运动,只是之前爬的太高,现在突然跌落,从光鲜亮丽到冷嘲热讽,前后落差让他产生了一种失去一切的坠落感。为了受,他振作起来,重新进入那个行业,他本就厉害,之前只是因为意外,现在有了一次失败的沉淀,他稳扎稳打地重新上冲,渐渐又有了不错的成绩,受很开心,他也很开心,他想就这么和受过一辈子。
意外还是发生了,某次比赛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医生说伤好后几乎和常人无异,但最好不要再参赛了。天才心想也好,就这样结束这份职业,换一种职业和受在一起生活。可是这次住院,受没来看过他一次。他很疑惑,苦恼的抓心挠肺,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来看我?他不是最爱我的吗?天才无法忍受,等伤刚好的能下地他就拄着拐杖猛敲受家房门,敲得邻居都探头出来查看,受才慢悠悠地开门,见了他也全无以往爱恋倾慕的目光,平淡的,普通的,像在看一个只是认识的人。
受开口,语气也是淡淡的。
他说:“是你啊。”
天才满肚子的质问哽在喉头说不出来,他张嘴半天,只干巴巴吐出一句为什么不来看我。
受听了,疑惑的反问:“我为什么要看你,你连比赛都打不了了。”
还有什么值得我看的?
星星掉进泥坑里升不起来,那他就不要了。世上那么多好看的星星挂在天上,远点碰不到又如何,总好过没用的垃圾。
天才说不出话,只盯着受,像要把他吃掉。
受被他的眼神盯得受不了,想直接关门,突然听到天才低沉干涩的声音,像是要哭。
他说:“我可以,我……还可以打比赛。”

好想有一个听我讲脑洞的人啊,脑洞一大堆,想写又写不出,废话得要死。跟别人讲就爽多了,不仅能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还能说着说着完善细节,高中就有一个这样的舍友,当时讲的故事ta也觉得很好,唉,适应新环境真的烦,连个能好好讲心里话的人都没有。